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和警察交手

警察,M和警察交過手幾次。 以執法之名而濫用權力的例子,M見得太多。

「兩個警察在我後面巡邏,一個忽然問:你估佢係男定女?賭一餐茶。」

「他們上前當然要查我身分證喇。我把身分證交給他們時,就故作幽默的問:邊個輸呀?他們自己都覺尷尬哩。」

「有趟我在Disco門口等人有個差佬來到我身邊,好惡的喝:拿身分證出來。然後又問我身上有無丸仔。我告訴他:你這樣說話,好惡呀。他竟然說:男人說話是這樣。我就覺得這句說話很歧視,理直氣壯的跟他講道理,大家愈說愈糾纏。這時,另一個警察走上來扮調停,說:例行檢查而已。我不服氣,問:例行檢查要這樣惡死嗎?」

太多的歧視

M說得對,關於同性戀者被歧視的例子,我們實在聽得太多太多。M說的,已經不算怵目驚心。時代畢竟微微向前進一了步,M承認,社會上接受同性戀者的人多了,雖然死硬頑固分子還不少,而頑固派像千年化石,永不消失。同性平權這場運動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今天當我們記述同性戀的故事時,已不單止有「如何被歧視」這個角度,同性戀者一個繼一個站出來,他們怎樣和現實抗衡,怎樣令周遭的親朋戚友明白,也許對同路人更有參考意義。彼此蜷縮在黑暗角落互相哭訴的年代已經過去。我聽M的故事時,感覺是和悅的、開明的,因為M沒有自傷自憐,M沒有隱藏自己的身份。

後記:那天M正在選購一件超大碼T恤,女售貨員趨前問:「送給男朋友呀!」M以為她又誤會了自己是女孩子,更正說:「我是男孩子喎。」女售貨員不以為意,說:「就是呀,我就是問你是不是送給男朋友呀!」

上一頁